反疫苗風潮久難停息,各國都應予以足夠重視
發布時間: 2019-04-24 瀏覽次數: 10

關鍵詞:緊縮政策;住房補貼;住房問題


根據4月13日《衛報》報道,英國私人出租房正逐漸演變成新的貧民窟。住房環境非常惡劣,不僅骯臟、潮濕發霉、陰冷、甚至經常有老鼠出沒。英國長達十年的財政緊縮政策、福利改革以及住房優先政策迫使最貧困的人群只能居住在這樣糟糕、搖搖欲墜的私人出租房里面。他們原本可以負擔得起租金搬進政府投資修建的相對寬敞、設備齊全的公租房,但是由于歷屆政府未能建造足夠的公租房,公租房只能優先讓給有特殊需要的少部分家庭。

住房環境變差和擁擠程度加劇

專門從事私人出租房租賃領域研究的學者Julie Rugg和David Rhodes在2015-2016年曾對官方數據進行了分析,得出的結果顯示:在英格蘭,有140萬戶低收入家庭住在私人出租房里,其中90%的家庭正由于糟糕的生活居住條件而面臨進一步陷入貧困,以及因負擔不起房租而遭到房東驅逐的可能。全英國有將近30%的家庭住在“不體面”的房子當中,10%的家庭居住在“擁擠”的房子當中,85%的家庭處于 “因住房成本導致貧困”的狀態,換言之,住房租金把他們的生活水平拉到了貧困線以下(圖1)。

根據今年《衛報》1月的報道,官方數據顯示,在英格蘭,公租房的過度擁擠程度已經達到了自24年前政府開始記錄以來的最高水平,超過30萬戶的家庭只能擠在數量有限的公租房里。英國住房調查也顯示,超過25萬戶家庭住在過度擁擠的私人出租房中,達到了自1996年以來的第二高水平。目前,公租房的過度擁擠率是私人擁有住房的八倍,私人出租房的過度擁擠率是私人擁有住房的六倍。英格蘭13,000多戶家庭的年度調查顯示,公租房中只有10%的空間沒有被占用,而私人擁有住房這一比例高達54%。越來越多正養育新家庭的年輕人可能會受到住房擁擠的影響,因為在35-44歲的人群中,租用私人出租房的比例從2007-2008年間的13%增長到2017-2018年間的28%。

英國的公租房 (council house)是由政府修建的低租金福利房。20世紀70年代后英國城市化已達到很高的水平,人口大量涌入城市的住房短缺時代宣告結束,于是在80年代,英國政府削減了在公租房建設上的投資,并在1988年撒切爾夫人執政時推出了《住房法》中的“購買權”(Right-to-buy)政策,允許租住2年以上的租戶可以折價購買自己所租住的公租房。80年代后,英國房價總體不斷高漲(如圖2),人們買房壓力加大,轉向申請公租房。但是由于政府能夠掌控的公租房越來越少,公租房的申請越來越難。


United Kingdom House Price Index

20世紀80年代到今天,英國房價總體處于上漲趨勢

圖4描述了自1980年以來,英格蘭租用公租房的家庭不斷減少,租用私人出租房的家庭不斷增加,特別是2000年之后,增長的程度更加明顯。到大概2012年,租用私人出租房的家庭就已經超過租用公租房的家庭,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了近些年來英格蘭公租房供應不足的現狀。英國住房慈善機構Shelter表示,英格蘭有超過110萬個家庭位于等待租賃公租房的名單上面。在2017-2018年間,只有不到273,000戶家庭搬進了公租房(租金通常是私人出租房的一半),還有超過840,000戶家庭仍在等待當中。

盡管政府已經取消了委員會的借款上限,以建造更多公租房,并承諾打造新一代的公租房,但是中央政府直接補貼的短缺意味著只能建造一少部分住房。按照目前政府公租房建造計劃(該計劃會一直持續到2022年),只有12,500套新住房處在規劃當中。Shelter首席執行官Polly Neate表示,雖然首相已經積極提倡建造公租房,但是政府的投資仍舊無法滿足目前住房需求。委員會和住房協會當下無法建造足夠的公租房,以幫助所有居住在安全性不足而且租金昂貴的私人出租房中的低收入家庭。

福利改革導致住房補貼減少,租房負擔加重

雖然國家最低工資水平的上漲增加了低收入家庭的收入,但福利改革導致住房補貼的減少無疑是大大加重了住房壓力。政府削減福利預算的同時應該要充分考慮其對人們住房負擔能力的影響,或者政府是否有能力增加公租房的供應。建設更多公租房必須成為政府降低住房補貼支出政策的核心所在。Julie Rugg和David Rhodes也批判了英國的福利改革,因為改革的推行使得全國90%地方的住房補貼比最低廉的出租房租金還低。補貼的減少、昂貴的住房租金、大多數工作年齡津貼的削減、加上公租房的短缺,租用私人出租房的貧困人們幾乎沒有任何選擇,他們只能受制于房東。即便他們向房東和住房委員會(the council)投訴,卻都沒有任何回應或者采取任何行動來改善他們糟糕的環境,情況只是不斷在繼續惡化。

Rugg認為目前的形勢實在令人堪憂。由于住房補貼減少,越來越多租用私人出租房的低收入家庭生活在貧民窟里,他們的住房需求為政策制定者所忽視了。更為貧窮的租房者更可能住在潮濕、年久失修、有時甚至會危及生命的環境中。他們有時只能通過減少食物或取暖等必需品消費來支付租金,甚至還要逾期欠款,而且每天還要生活在可能被房東驅逐的擔憂之中。

住房優先政策使得申請公租房難度加大

在公租房有限的情況下,委員會必須給與以下情況的家庭或個人在等候公租房名單或住房登記冊上一些優先權:

1.在法律上列為無家可歸的人群

2.住房質量差,如嚴重失修、缺少適當的排水和污水處理功能、缺少基本的洗滌和烹飪設施

3.家庭成員中有身體或精神健康問題或者行動不便的

4.因家庭成員在該地區的特殊學校就讀、缺少醫療保健而需要身邊的人照顧的、需要臨近親戚照顧的

5.前常規武裝部隊成員、因服務受傷,得病或殘疾的常規或后備部隊成員、因伴侶服役時去世而必須離開住處的親人

6.有遭到家庭虐待的風險、作為證人或犯罪受害者有遭受恐嚇風險、因種族或性別在當地受到騷擾,威脅或襲擊風險而有緊急住房需求的

在以上等情況下,等待公租房名額的時間會相對延長,那些沒有足夠經濟能力買房的家庭只能選擇住在環境比較糟糕而且租金昂貴的私人出租房。

相關部門針對住房問題的回應

一位住房,社區和地方政府部門發言人表示,政府正在增加公租房的供應,在過去的八年里已經增加了40萬套住房。目前已經為公租房項目提供了90億英鎊的資金,預計到2022年3月將交付250,000套全新的公租房。

工黨的影子住房部長約翰·希利(John Healey)也曾表示,當前的公租房緊缺問題很大程度是由于在公租房供過于求時,保守黨部長們盲目地對住房投資進行削減。工黨將在10年內建造一百萬套新經濟適用住房以解決住房危機。

糟糕的住房環境潛伏著多種問題

雖然政府開始重視住房問題,但是長期居住在骯臟潮濕的住房環境里,人們的心理健康狀況正在迅速下滑。相關研究表明,私人出租房更容易受潮,有些甚至連一個可用的煙霧報警器沒有,而且容易存在危及生命的蟲害和電力危險。14%的私人出租房存在“第一類”危險,相比而言,公租房僅為6%。但總的來說,英國的住房標準正在不斷的改善之中。到2017年,未達到政府規定的住房標準的房屋已經從而10年前的1/3下降到了1/5。

此外,Rugg和Rhodes的研究表明,所有住在私人出租房的低收入家庭都記錄有一種或多種脆弱問題,包括長期健康狀況或家屬問題。在他們當中,少于一半是有小孩的,只有半數以上有資格領取以收入評估為準決定發放的津貼。大約10%屬于殘疾人,18%是移民。

為此,Rugg認為家里有小孩和弱勢群體的低收入家庭最好能夠被安置在公租房中,一方面他們可以負擔得起那里的租金,另一方面房東的社會責任感會更強,一般很難指望以利潤為導向的私人出租房能夠滿足他們的需求。由此看來,英國政府未來的公租房政策的實施將成為解決英國住房問題的關鍵要素。

作者:韋伶鈴

上海外國語大學英國研究中心































中心新聞
乒乓球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