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疫苗風潮久難停息,各國都應予以足夠重視
發布時間: 2019-04-24 瀏覽次數: 10

關鍵詞:反疫苗,網絡

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數據,2019年前三個月,世界麻疹病例相比去年同期增長了300%,其中還不包括不少隱瞞未報的病例。這種增長速度從2007年起就在全球有跡可循,近兩年增速加快趨勢尤其明顯。同時,世衛組織也發出警告稱,2019年,所謂的“疫苗猶豫”(vaccinehesitancy)將會成為全球健康的十大威脅之一,進一步暗示發展至今的反疫苗風潮帶來的麻煩有擴大之勢。世界各國,無論發達國家還是發展中國家,無論其國民疫苗接種率是高是低,出于公共衛生安全考慮,都必須正視這一問題。

美國麻疹集中爆發,歐美進一步反思反疫苗風潮

截止到4月11日,美國確診麻疹555例,在短短一周內增長了20%,且覆蓋全國20個洲。極端正統猶太社區集中爆發麻疹疫情之后,紐約市長Bill de Blasio宣布布魯克林部分地區進入公共安全緊急狀態,并強制要求家庭為孩子接種疫苗,否則將對其進行罰款并禁止未接種疫苗者出入公共場所(在極端正統猶太社區,部分人群會存在“疫苗不符合猶太教規范、不純凈”的觀點因而拒絕給孩子注射,盡管大部分宗教法律并無相關規定禁止教徒注射)。這種緊急處理遭到了社區部分成員的反對,亦有人對此提出訴訟。在其他地區,也有不少社區或個人出于宗教、懷疑論、個人自由主義等原因拒絕疫苗接種,導致人群的整體免疫力下降,從而威脅到整個社區的公共衛生安全甚至直接引起麻疹爆發。

盡管這次麻疹集中爆發發生于美國,歐洲媒體對其背后反疫苗風潮的緊密關注也顯示,歐洲的情況也并不比美國樂觀多少。去年歐洲整體的麻疹病例高達83000例,比2007年翻了三倍。歐洲,尤其是英國的國民疫苗接種覆蓋率其實已經相對較高;作為發達國家,其國民認知水平、科學素養、相關知識普及度都居于世界前列,但反疫苗風潮依舊在此“生生不息”。人們不得不探尋,在科學證據明確且充分證明疫苗的有效、有利且大部分安全的今天,是什么使得人們依舊懷疑疫苗注射。

歐美反疫苗風潮的背后

如果對近年來出現的傳染病(如麻疹)爆發現象進行觀察,可以發現其中大部分發生在大城市的人口集中或頻繁流動地區。一旦這些區域達不到群體免疫要求的免疫比例(如部分可以接種疫苗但卻沒有進行接種的人群集中出現),外來人口帶來的初始病例就極易迅速傳染擴散,這一群體中的易感人群(因為年齡或其他原因無法接種疫苗者)就會失去群體免疫的保護,最終引起一定規模的傳染病爆發。

就個人而言,反疫苗的原因不外乎宗教原因、對疫苗副作用以及本身效用的擔心、對其他免疫手段的傾向性(如自然免疫)以及極端自由主義者出于反對政府強制、強調選擇權的政治立場,而疫苗風潮的形成卻可能源于多種背景原因,可能是自發反疫苗者的群體性集合,也可能源于反疫苗群體的有組織擴散、相關反智內容的廣泛傳播與被接受。耶魯大學全球衛生研究所所長Saad Omer博士表示,特定的人群更容易受到反疫苗言論的影響,盡管現狀是不斷變化的,但整體上反疫苗聲音集中出現于市區、受過教育的、較大的家庭中,并逐漸擴大到不同家庭。借助疫苗擺脫了之前幾百年傳染病帶來的恐懼和死亡后,人們不再對這些曾經就意味著死亡的疾病感到恐慌,反而開始對疫苗本身可能存在的副作用、效用等產生懷疑。在某種程度上,也可以說疫苗本身的成功給反疫苗言論的傳播提供了土壤。

更多的分析則將矛頭指向錯誤的媒體報道、媒體宣傳造成的謠言傳播,包括傳統意義上的報紙雜志和現代的互聯網傳播媒介如社交網絡平臺。現代的反疫苗浪潮往往被認為始于1998年英國醫生AndrewWakefield在《柳葉刀》上發表的一篇聲稱麻疹疫苗與自閉癥有關的論文。文章發表后一系列的媒體報道瞬間將反疫苗風潮推向頂點,盡管該文于2010年因數據造假被《柳葉刀》撤稿,作者的醫師執照被吊銷,其在家長中引發的恐慌至今未停,而不斷又有新的研究者提出類似觀點(如大學教授Chris Exley也將包括HPV疫苗在內的部分疫苗與自閉癥聯系在一起)再加上一些有影響力的明星的支持,即使受到批判和制裁,這些人物也會被反疫苗者利用以發動更多的人加入達到反疫苗宣傳目的甚至背后更深層次的其他目的。

Source:RSPHreport:Moving the Needle: Promoting vaccinationuptake across the life course

https://www.rsph.org.uk/our-work/policy/vaccinations/moving-the-needle-promoting-vaccination-uptake-across-the-life-course.html

除此之外,也有評論表示,相對于反疫苗言論在網絡媒介上的泛濫,權威的疫苗科普和專業人士或有影響力人士的正面發聲顯得十分匱乏。許多對疫苗心有疑慮的人即使缺乏直接聯絡醫師咨詢的條件,也很少能在媒體上接觸到權威且易于理解的相關資料。《衛報》一篇評論指出,對于網絡上的偽科學信息和言論帶來的民眾困惑,專業科學人士顯得自以為是,缺乏對普通民眾面對未知和不了解時疑懼心理的同理心,反而在普通民眾和權威人士之間挖出了一道“自我”與“他者”的鴻溝,不利于宣傳民眾了解、支持國家的疫苗接種政策,自覺維護公共衛生安全。

重點針對網絡反疫苗宣傳,英國踏出第一步

英國在整個歐洲的疫苗接種普及率相對較高,但在近幾年仍有下降趨勢,例如麻疹疫苗接種率達到了四年以來的最低值,且低于世界衛生組織建議的群體免疫要求達到的比例(95%)。在一些大城市的部分地區比如倫敦北部的卡姆登,有近三分之一的五歲兒童仍未接種麻疹疫苗。根據英國皇家公共衛生協會(RSPH)發布的一份旨在推動疫苗接種的報告,盡管英國民眾對健康專家、醫務工作者的信任程度較高,相比美國極端自由主義的勢頭較小,對疫苗副作用和效用的擔憂仍是個人包括家長選擇不接種或不給孩子接種疫苗的主要原因,對疫苗的群體保護功能的理解也較弱,也因此存在對“疫苗過量”的懷疑(有28%的英國民眾認為現代人接種的疫苗過多)。除了報告中提到的預約困難等因素,同樣,社交媒體也被認為助長了網絡上關于疫苗的反智內容的傳播,甚至有推廣疫苗的醫生受到網絡威脅。NHS英格蘭首席執行官SimonStevens就直接將反疫苗與麻疹疫苗接種率下降導致麻疹病例增加聯系在一起。盡管大部分的英國父母對疫苗對于個人健康和社會公共衛生的作用都有正面的認識,頻繁接觸網絡上關于疫苗的負面信息仍然會造成積聚性的影響,甚至最終扭轉部分人的看法。在調查中,五分之二的英國父母都表示在網絡上“常常或有時”能接觸到疫苗負面信息,而家有五歲以下兒童的父母中幾乎有一半都接觸過此類信息,且多半是在社交媒體以及網絡論壇上。

針對這一問題,英國已經開始嘗試在網絡上控制此類反疫苗信息和言論,并將這類內容明確列在本月初發布的《網絡危害白皮書》要求各大網絡平臺重點處理的有害內容中。Facebook也已經表示將針對自己網站上的疫苗相關錯誤信息和偽科普內容進行整治,并積極推送相關權威信息。

Source:RSPHreport:Moving the Needle: Promoting vaccinationuptake across the life course

https://www.rsph.org.uk/our-work/policy/vaccinations/moving-the-needle-promoting-vaccination-uptake-across-the-life-course.html

雖國情有別,發展中國家也需注意

世界麻疹病例增長的原因自然也不僅僅在于反疫苗風潮的鼓動,在非洲,有效疫苗的短缺仍是發病率居高不下的主要原因,正因如此,非洲的麻疹病例增長幅度高達700%。但發展中國家在處理本國疫苗供應不足、衛生醫療體系不夠完善等問題的同時,也應當密切關注歐美反疫苗風潮的動向并做好準備。實際上,在泰國、印度、中國,甚至前不久剛通過疫苗遏制埃博拉病毒的剛果,反疫苗的聲音也并不少見,但背后的原因與發達國家相比也有不同,比如有關西方發達國家試圖通過捏造疾病控制政府的陰謀論,假疫苗、無效疫苗甚至“毒”疫苗丑聞帶來的國民對醫療人員和相關部門的信任缺失等等。但必須注意的一點是,互聯網并不區分地區或貧富,而是聯通整個世界。針對網絡上的虛假報道和反疫苗偽科學宣傳,所有國家都必須有所行動,遏制這股反科學風潮,通過正確、公開的信息引導和有關教育,維護每一個社區的公共衛生安全和每一個國民的健康自由。

作者:劉夢軒

上海外國語大學英國研究中心


中心新聞
乒乓球比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