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英外交中的“足球經驗”
發布時間: 2019-05-18 瀏覽次數: 10

關鍵詞:中英外交足球

2015年10月,習近平主席對英國進行了國事訪問,開啟了中英關系的“黃金時代”。然而,2016年舉行的歐盟公投中,脫歐一方獲勝。此后三年至今,英國內政受此連累止步不前:保守黨黨首易主、提前大選失去議會多數、遲遲無法通過脫歐協議完成脫歐進程等。中英關系也受此影響:2019年2月,英國財政大臣取消了其訪華行程;3、4月,英國政府在是否允許華為參與5G建設一事上的舉棋不定。

不過,在中英高層交往止步不前的同時,中英足球外交則“風景這邊獨好”。在2018年底舉行的中國首屆進口博覽會上,英超聯賽與中超聯賽簽署延續合作意向書,繼續支持中國足球和聯賽的發展。今年1月,在郵人體育(mailman)的報告中,英格蘭足球超級聯賽被評為中國民眾在互聯網上最喜愛的足球聯賽;3月、4月,六支英超球隊宣布將在夏季進行中國行,創造同時訪問中國的英國球隊數量之最。近兩年,英國球隊在中國舉行的大大小小宣傳活動不勝枚舉。中英足球交流合作,達到了歷史的最高點。

回顧中英外交歷程,“足球外交”幾乎從未受到雙邊關系起落的影響,始終在中英人文交流中扮演著積極的角色。而在中國國力增強,中國經濟向消費與服務轉型的背景下,雙方在足球上的合作,從人文交流進一步升級為經濟交流,有著廣闊的前景。可以說,“足球外交”是中英交往的典范,中英“足球外交”有著怎樣的經驗值得我們學習?不妨先從對其歷程的回顧開始。

(一)中英“足球外交”回頭看

回顧中英足球交往的歷史,可以大致分為三個階段。

(1)破冰期:1978-1998

中英足球交往的第一階段是從1978年到1998年,可以視為中英足球交流的“破冰期”。在這20年的漫長時間里,英國足球在中國經歷了從不為人知到逐漸被了解的過程。其間,中國足球青少年和國家隊數次前往英國訓練,英國也派出球隊訪問中國。但由于意大利足球甲級聯賽在中國先入為主,英國足球在中國球迷中不占“主流”,中英足球交流無論從規模和數量來說都比較少。

1978年5月,西布朗維奇隊成為首支亮相中國的英國足球隊,他們的中國之旅長達兩周,進行了五場比賽,全部取得勝利。與現在的英超球隊的商業季前賽有很大的不同,這次訪問帶有很強的“外交性質”。這次中國之行的推動者,是英國48家集團俱樂部(The 48 Club Group)主席斯蒂文·佩里(Steven Perry)。他的父親杰克·佩里(Jack Perry)曾在上世紀50年代幫助打開中英貿易大門,被譽為中英關系“破冰者”。佩里當時希望通過足球進一步促進中英貿易的發展;時任英國體育與娛樂部長的丹尼斯·豪威爾(Denis Howell)希望西布朗維奇以“足球大使”的身份訪問中國。

1979年8月,中國足球國家隊對英國足球隊進行了回訪,先后同幾支俱樂部球隊舉行了比賽。此后,英格蘭的沃特福德隊在1983年和1987年兩次訪華,以至于沃特福德一度成為英國足球的代名詞。


(1983年觀察者報報道沃特福德訪問上海 圖·網絡)

由于英格蘭隊在1990年世界杯上獲得第四的好成績。1992年,英格蘭足球超級聯賽成立,開啟了英國職業足球發展的新篇章。彼時,中國足球開啟了職業化改革。包括阿森納在內的一些俱樂部先后受邀前往中國比賽,英超豪門終于出現在中國球迷面前。1997年中國國家隊為備戰世界杯預選賽也再次來到英國訓練……中英足球交流日益頻繁也逐漸深入。

(2)初步合作與短暫低潮:1998-2012年

中英足球交往的第二階段是從1998年到2012年,雙方經歷了初步合作到短暫低潮的過程。1998年春天,英國人鮑比·霍頓(Bobby Houghton)接替戚務生,成為中國男足國家隊主帥。同年,霍頓率隊獲得1998年亞運會男足銅牌的好成績。在同年夏天舉行的法國世界杯上,英格蘭隊派出了黃金一代的陣容,其中明星貝克漢姆和歐文等國際巨星的表現使英國足球品牌在中國球迷心中的價值大幅度提高。同年,范志毅和孫繼海選擇留洋,同時加盟英超水晶宮隊,英國足壇第一次出現了中國球員的身影。

此后的幾年間,張恩華、李鐵、李瑋峰、鄭智和董方卓通過各種形式來到英國足壇。2002年科健公司成為出現在埃弗頓球衣胸前的贊助商。部分俱樂部敏銳地感覺到中國市場的巨大潛力,盡管那時候中國經濟的規模遠不如英國。從1999年到2012年,曼聯多次來中國參賽,俱樂部稱中國擁有最大的曼聯球迷群體。

(成功留英的四位中國球員:范志毅、李鐵、鄭智、孫繼海 圖·網絡)

2002年國足闖入韓日世界杯決賽圈的熱潮過后,中國足球假球黑哨問題出現,國內足球環境日益惡化,能夠走出去的球員越來越少。隨著2009年孫繼海離開謝菲爾德聯隊回國,曾經的中國球員留英熱終于消退,中英足球的交流陷入短暫低潮。

(3)全面合作的黃金時代:2012至今

中英足球交往的第三個階段從2012年起,延續至今,雙方不斷擴大交往層面,增進合作深度,并且獲得了高層次的支持。毫無疑問,中英足球開啟了全面合作的黃金時代。

2012年10月,英超聯盟首席執行官斯庫德莫爾(Richard Scudamore)等人來到北京,與韋迪等中國足協領導人舉行會談,商討進一步的交流合作,促進中國職業聯賽建設及中國足球發展。2013年3月,貝克漢姆成為中國青少年足球發展及中超聯賽推廣大使;同年12月,中超聯賽與英超聯賽簽署合作協議。該協議內容包括:英超聯賽將與中超聯賽以及中國足協共同開展合作項目,幫助中國推廣并發展足球運動,與北京國安俱樂部、上海申花俱樂部等中超俱樂部進行合作;中超聯賽為英超聯賽以及英超俱樂部在中國市場上的推廣和營銷提供支持與建議;英超與中超定期舉行合作交流與培訓項目,包括互派代表團觀摩雙方賽事。

(2013年中超英超簽署合作協議圖·網絡)

在這一階段,中英足球的商業合作不斷加強。中國企業紛紛成為英超俱樂部的贊助商,如建設銀行和娃哈哈等……中國市場對于英超俱樂部越來越重要。包括阿森納、曼城、阿斯頓維拉等俱樂部都招聘了來自中國的員工,負責媒體或者營銷工作。2013年,阿森納成為第一個在中國設立辦公室和擁有全職員工的歐洲俱樂部,與中國足協和中超俱樂部開展了大量的合作。如今,在英超賽場上看到中文廣告和宣傳已不足為奇。同時,英國各級職業球隊也抓住新媒體在中國興起的機會,開通微博、微信等社交媒體賬號開展全方位宣傳,吸引中國球迷。

由于足球在中英交往中扮演的積極角色,其作用獲得高層的青睞,在雙邊關系中的作用日趨重要。2015年9月18日,中英高級別人文交流機制第三次會議期間,中英足球發展座談會在英國倫敦召開。國務院副總理劉延東出席座談會并講話。本次座談會是中英人文交流體育項目的重要組成部分,座談會主題為“從草根足球到職業足球”。目的是借鑒英國足球發展經驗,與英國同行分享中國足球改革與發展的重要信息,探討如何以此為契機,推動中英足球合作,最終服務中國足球的發展。

(2015年中英足球發展座談會圖·網絡)

中國足協、中超聯賽、俱樂部投資人、代表及球員代表與英國文化、媒體和體育大臣、英國文化協會、英足總、英超聯賽及球員代表參加了本次座談會。各方代表在座談會上就各自發展歷程、現狀、經驗和理念等進行交流。這次座談會期間,中英兩國建立了中國足協和英足總之間的足球合作框架。該協議為期5年。根據該協議,中英雙方將每年進行磋商,商定計劃相關的具體合作項目。合作內容包括,互辦青少年足球訓練營、促進青少年球隊及運動員交流、選派中國優秀青少年足球運動員赴英國學習、聯合開展教練員、裁判員及足球管理人員培訓課程等。這是首次由兩國政府層面牽頭組織推動的足球交流活動。

同年10月23日,習主席在英國首相卡梅倫的陪同下參觀了曼城足球集團。同時也見證了中國球員孫繼海入選英格蘭足球名人堂。

(2015年習近平主席參觀曼城俱樂部 圖·網絡)

2015年習近平主席訪英后,中英足球合作再上一新臺階。其中,最顯著的標志是中國資本密集出海,收購英國足球隊。2015年12月1日,華人文化聯合中信資本控股有限公司(簡稱中信資本)出資4億美元收購曼城俱樂部母公司“城市足球集團”13%的股份;2016年7月26日,復星集團正式宣布收購狼隊100%股份;2016年8月5日,曾作為首支訪華中國的英國球隊西布朗維奇官方宣布,出售88%俱樂部股份給云毅國凱(上海)體育發展有限公司為首的中國財團;2017年8月14日晚,英超南安普頓俱樂部官方宣布,中國高氏家族(商人高繼勝及女兒高靖娜)正式收購俱樂部多數股權。除此之外,還有其他更多中方企業嘗試收購英國足球俱樂部。英超俱樂部普遍擁有悠久的足球歷史傳統,是英國文化底蘊的代表;同時有著全方位的足球運營經驗,包括青訓體系、賽事運營、商業運作等。

(復星集團收購狼隊 圖·網絡)

作為世界最成功的職業足球聯賽,英超的轉播費用一直冠絕各大聯賽,是世界職業體育最重要的IP之一。2016年11月,蘇寧集團旗下PPTV宣布競得2019-2022共三個賽季的英超轉播權,費用達到了7.21億美元(約合人民幣40.67億元)。這使得中國超越美國,成為英超海外轉播費最高的國家。中國轉播商付出高昂的轉播費,充分說明英超在中國的巨大影響力及其背后的巨大商機。

2018年召開的首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上,英國足球也成為了關注的焦點之一。英國館舉行了“英國體育日”活動,英超聯賽成為主打品牌。而英國駐華大使館公使銜參贊史云森(Steven Ellison)在接受新華社記者采訪時表示,英超是英國在進博會上的一張名牌,希望英超和中國足球的合作能夠在未來卓有成效,英中兩國對足球都充滿了熱情,足球也將是兩國交流合作的重要橋梁。

(首屆進博會英國館展出的英超獎杯 圖·網絡)

2019年2月,新賽季中超聯賽開始前,中國足協正式推出職業裁判制度。其中,43歲的英國“金哨”,前英超著名裁判克拉滕伯格(Mark Clattenburg)簽約中超,成為首批外籍職業裁判之一。直接聘請英國專業人士進入中國足球職業聯賽的體系,是推動中國足球職業化的進一步舉措,也是直接提升中國職業裁判水平的嘗試。此外,文首提及的6支英國球隊夏季訪華也是中英足球合作再創高峰的標志。

綜上所述,足球是中英外交合作的縮影,更是中英外交的典范。中英足球合作也預示著中英關系發展的方向:合作更加緊密、深入、常態化。那么,從上述中英足球合作三階段來看,其成功經驗在何處?

(二)“目標明確,各取所需”:足球交流英中雙方視角的分析

(1)市場與形象——英國的目標

從英國方面看,后脫歐時代的英國,更加依賴其文化創意產業的支持:一方面,英國需要其作為重要文化名片,繼續塑造良好的國家形象;另一方面,文化產品的出口,是國家經濟增長的重要來源。

作為現代足球的發源地,足球在英國的地位同英國女王等一樣,是英國的國家名片,被視為英國最佳文化輸出產品,也為英國帶來積極的經濟社會效益。2019年1月,著名會計師事務所安永(EY)發布了《英格蘭足球超級聯賽經濟社會影響報告》。報告中指出,足球在英國經濟和社會中扮演者不可替代的重要角色。英超聯賽為英國帶來的總增加值(GVA)超過76億英鎊,為英國帶來超過10萬個工作機會,為英國增加超過33億英鎊稅收。安永總經濟師馬克·格里高利(Mark Gregory)指出,英超商業模式的成功在于增加比賽的精彩程度,將其最大程度轉化為商業價值,再在于通過俱樂部之間的合理分配,保證青年球員培養和足球基礎設施建設中去。英超聯賽在世界舞臺上展現積極的英國形象。

可以明顯看出,英國足球界正在摩拳擦掌,全力投入到開拓中國市場的工作中。在這一過程中,英國需要面臨歐洲其他國家足球聯賽的強力競爭。從英國方面看,中國廣闊的市場和中國民眾對英國形象的積極認知,是其希望從足球外交中得到的主要收益之一。

(2)人才、經驗、資本輸出,足球的進步——中國的目標

經過近20年的職業化歷程,中國足球仍舊未能取得所期待的成功。自2002年后,中國男子足球隊未能再次闖入世界杯決賽圈;在周邊國家足球取得快速進步的今天,中國足球的發展進展緩慢。“足球尚未成功”與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體的成功多少顯得步調不一致,中國對足球取得進步有著前所未有的緊迫感。

英國足球的成功,在于其悠久的足球文化傳統,更在于其構建的完整足球產業鏈。英國足球的成功經驗,對中國足球決策者有著很強的吸引力。在傳統合作框架下,英國豐富的教練、裁判、商業賽事運營資源是中國引進的重點。然而,在推動中國足球進步緊迫感的驅使下,中國已經不滿足于傳統框架下的合作,而是期望借助雄厚的經濟實力的優勢,獲取英國足球管理的一手經驗。

急迫感也暴露中國與英國足球合作中中國方面的經驗不足,而這在中英外交深化合作的背景下具有代表性。今年4月,英超方面再度對中資收購南安普頓俱樂部一事進行了調查。其主要原因是中方收購者在深圳的上市公司,將股權轉讓給了成都一家國企,使得英方擔心其俱樂部轉變為與政府聯系過于緊密的俱樂部。雖然經過調查,英超官方確認收購沒有問題,但是如何放平心態、認真研究游戲規則、在獲取英方信任的基礎上開展合作,是中英足球合作乃至中英外交其他領域的重要課題。

作者:王弘源



中心新聞
乒乓球比赛